电动搬运车用蓄电池系列

【新华网连线武汉】驰援武汉70天 撤离前他们想

更新时间:2020-04-09 点击数: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新华网北京4月5日电(记者李由陈杰)4日下午,在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B9西病区,从污染区到清洁区的五道门一扇扇关闭。 这个由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医疗队接管的重症病区送走了第一百位出院病人,新冠肺炎患者清零,病区关闭。 记者了解到,从1月26日驰援武汉以来,分三批抵达武汉的医疗队员们4月6日就能回北京了,他们中时间最长的已经在武汉奋战了70天。

   这70天里,通过“新华网连线武汉”栏目,医疗队员们讲述了一个个奋战一线的感人故事。 撤离之前,记者再次拨通了连线,今天他们想说:“最惊心动魄的70天,也是最光荣的70天”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医师马靖:最后一位患者出院以后,我走到病房长长的走廊的尽头,向对面望过去,想起了很多这70天当中发生的事情。

   这是我人生中最惊心动魄的70天,也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光荣的70天。 我们用我们的知识、专业、行动,帮助武汉人民,帮助这个城市从巨大的疫情中走出来,我们觉得非常的光荣。 所以我非常感谢这70天,它是我人生当中最宝贵的一段经历。 “与死神争时间,我们把危重患者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了”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大外科护士长王玉英:我们来到武汉时,是武汉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当我们看到病人痛苦的表情,内心非常的焦急,恨不得立刻将他们治好。 我们一共治愈出院一百名病人,这凝结着北大医院一百三十多名医护人员的心血,与死神争时间,我们把危重患者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了,感到非常骄傲。 图为医疗队员刚到武汉支援和临走前拍摄的医院外景。 “看到病人痊愈是一个医生最大的快乐”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治医生胡展维:我们一些非常危重的患者,从一个休克的状态,经过我们漫长地治疗、日夜守护,一点一点地好起来,慢慢地他能脱离吸氧了,能活动了,能下地了,最后他可以出院了。 我觉得这是一个医生最大的快乐,没有任何其他事情能够比拟的快乐。 尽管穿着一身防护装备很不舒服,感觉时间特别漫长,但依然还是很不舍,舍不得武汉,因为在这里我体会到了一个医生最大的价值。

   “想对同在武汉的爸妈说,这次儿子不能回去看您们了”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胸外科副主任医师刘敬伟:经过两个月的战斗,马上要离开武汉了。

   关病房的时候,有一点点失落,还有一点点惆怅。

   最想说的话是想对父母说,“爸爸妈妈,这一次情况特殊,我就不回去了,等恢复正常了,我再尽快回来看您们,到时候要给我做最喜欢吃的菜啊!”“希望能再回到这座曾经为之奋斗的城市,感受车水马龙”北京大学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王芳:我们所有人都为着同一个目标不停地努力,才取得了今天这样一个阶段性的胜利。 在这场战“疫”中,我们的祖国和人民付出了太多。 马上就要离开武汉了,想对那些为我们提供支持帮助的武汉人民说一声,你们辛苦了!希望以后有机会再次回到武汉,站在这座我曾经为之奋斗的城市,感受它的车水马龙。

   “想对妻子和刚满周岁的儿子说,我爱你们!”北京大学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李楠:很多次夜晚睡下,我都希望这是一场梦,期待醒来还是热热闹闹大年初二。

   现在这场梦终于要醒了,再见战场,阳光明媚的清晨正在等着我们。

   回到北京之后,最想见到我的妻子和儿子。 在我支援武汉期间他度过了周岁生日。 我妻子也是医务工作者,很理解我,想跟他们说,我爱你们!“从暂停到重启,我们完成了任务,武汉越来越好了”北京大学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廉文清:在这70天里,见证了武汉的变化,刚来的时候街上几乎没有人,到最近我们上班的时候,路上车明显多了起来,有时候甚至还会堵车,街上的人也多了起来,感觉武汉越来越好了,我们也完成了任务,准备要回到北京。

   图为病区患者清零医护人员高兴庆祝。 “在武汉,我感受到了战无不胜的勇气”北京大学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潘佳忻:在武汉很累也很辛苦,但是我体会到了特别巨大的力量感,我可以去保护很多很多人。 这是一种植根于中华民族血液中的勇气,这种勇气会伴随着我们,以后一定会战无不胜的。 “要回家了,祝福这座英雄的城市”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内镜中心护士郭新月:我们病房的患者清零也意味着北大医院圆满完成了任务。 要回家了,激动之余也有很多的不舍,毕竟武汉是我们生活和战斗了将近两个月的地方,这里留下了我们深深的祝福和思念。 祝福这座英雄的城市,祝福英雄的武汉人民身体健康!。

上一篇:印度宣布4月15日前暂停普通有效签证入境许可

下一篇:晴好升温模式开启,本周20℃+将成常态